法意编译|苏联解体25周年,东欧国家更腐败了

原创 2016-12-27 PKU法治研究中心 PKU法治研究中心

值苏联解体25周年之际,法意编译小组编译了一系列欧美媒体反思苏联解体的文章,希望与读者一起增进对这一问题的理解与讨论。今日编译的文章聚焦腐败,腐败问题是各个社会发展都会遇到的问题,它不仅是评判一个政府清廉程度的标准,更重要的是其背后所潜藏着巨大的社会问题。这篇文章将腐败放在探讨新欧洲倒退的背景下,分析其背后真正隐藏着的社会和法律问题。文章节译自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一份报告,报告原文链接详见文末。

腐败,被理解为滥用公职为私人谋利,是衡量制度优劣的一个重要方面。腐败产生的直接经济影响倒还在其次,它对文化和政治进程的第二层次影响才更加严重。共同的文化标准和预期,对经济发展很重要,而腐败的社会则会迅速形成对法律的共同无视。

有证据表明,腐败是导致后共产主义国家自我统计的幸福水平降低的原因,令人讨厌的或腐败的商人也激化了大众的反市场情绪。而那又反过来促使政府拧紧对民众过度管制的螺丝,结果滋生更多的腐败。

由此一来,政治和经济秩序以牺牲普通大众为代价,服务于拥有资源和关系,并能左右体制的少数人。在中欧,这样的少数人集中体现在大企业、政界和媒体之间的各种关系圈。

腐败不可能是纯粹的市场力量的结果,而是操纵经济游戏规则的结果,它加剧了公众对后共产主义政治秩序的不满,因而又催生了反制度的民粹主义。如果一个体制被民众视为只为少数紧密联系的“资本家”服务,它的一个副作用就是逐渐兴起的政治团体——这些团体会试图通过民粹主义言论挑战现存制度,而这往往会脱离对腐败的真正因素的理解。

除了破坏对民主资本主义制度的信任之外,东欧国家的腐败和不透明环境也为俄罗斯的干涉创造了一个切入点——这个国家热衷于破坏维谢格拉德地区的稳定并且强化它对中欧国家政治的影响。例如在匈牙利,维克托·奥尔班政府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的子公司达成了120亿欧元的协议,要在保克什建造并运营一个大型核电厂。这笔交易的细节——俄罗斯的财政困难令其不会马上进行——没有被公布,而且有30年的保密期限。

有约束力的标准以公开透明为前提,而这种标准的缺乏,尤其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引起了各界对来自俄罗斯的潜在干预的焦虑。

据报道,俄罗斯的国有银行最近向奥地利和法国的民族主义政党提供贷款。而在拉脱维亚,报道称参加2009年里加市长竞选的尼尔斯·乌萨科夫斯接受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资助,而他也是俄罗斯“和谐”党的领导人。

目前,中欧没有类似活动的直接证据。另据报道, 2016年年初,波兰内部安全局发现的证据表明,马里亚 •克特巴领导的斯洛伐克新纳粹党,也从俄罗斯接受资金。

四个维谢格拉德国家究竟腐败到什么程度?最简单的腐败衡量标准可以通过调查产生,请求受访者评估其国家腐败现象的普遍程度。欧盟晴雨表在2013年特地发起了关于这一问题的民意测验,其结果见表1。欧盟的平均值相当大,表明腐败同样被认为是“老”欧洲的问题。而在维谢格拉德的四个国家中,认定存在腐败的“多数”值要高得多。在欧洲的另一端——芬兰,只有29%的居民——用这一标准来衡量是欧盟最不腐败的国家——认为腐败在他们的国家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关于腐败的可接受性问题,维谢格拉德国家和西欧国家之间存在着更大的差距(见表2)。虽然60%的匈牙利人和68%的斯洛伐克人认为用“互惠”来换取公务部门的服务是可以接受的,但只有26%的欧盟国民——只有8%的芬兰人——也这样认为。类似的,61%的匈牙利人认为赠送礼物是可以接受的,而39%的匈牙利人认为行贿是可接受的。在这四个国家中,波兰在这个问题上最接近欧盟的平均水平。

世界经济论坛的专家意见调查——作为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的信息来源之一——提供了一个略微不同的角度,该角度专注于企业高管而不是一般公众的意见。下图总结了他们如何看待腐败作为阻碍维斯格拉德国家和芬兰商业发展的因素的重要性。过去六年表明,转型国家与西欧腐败少发的国家之间几乎没有趋同。恰恰相反,匈牙利在这一时期显然更加腐败。斯洛伐克和捷克的情况也出现了轻微的恶化。

除了调查数据,还存在更为复杂的腐败衡量方法,需要将调查中的信息与可察的法律制度结合。除了透明国际的腐败印象指数,世界银行的全球治理指标包含一个称为“腐败控制”的指标,用来衡量人们观念中公共权力被用来谋取私利的程度。

它包括大大小小的腐败形式,以及精英和私益掠夺国家的形式。下图显示了自1996年为四个中欧国家以及“老”欧盟(即2004年扩大之前的欧盟)设立的该项指标随时间的演变。

这个指标表明了老成员国和维谢格拉德国家之间存在着持续的差距,以及“老”欧盟的逐渐恶化。

2000年代中期以来,四个维谢格拉德国家也出现类似的下降。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在2004年加入欧盟之前,该指数是改善的,但加入后就没有了。波兰似乎遵循相反的模式,自2004年以来几乎每年都在改进这一指标。

编译文章:Is New Europe Backsliding? Poland, Hungary, Slovakia, and the Czech Republic 25 Years After Communism

文章来源: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网络链接:http://www.aei.org/spotlight/is-new-europe-backsliding/

编译:韩笑

责任编辑:韩笑 技术编辑:英子

 -----------------------------------------------------------------------------------------------------------------------------------------

编辑:张荦